杨虎城之女:尸体在克拉玛依被找到,10指抠入雪中,怀揣1张图纸


发布日期:2024-02-01 15:32    点击次数:186


1958年9月,正是中国秋意正浓时。然而,却并非任何一处地方都有满地落叶的金色美景,克拉玛依此时就已然被暴风雪所覆盖。杨虎城之女杨拯陆的尸体,就是在这样一个冰天雪地的清晨被找到,发现杨拯陆的遗体时,她的十个手指全都抠入雪中,怀里紧紧的揣着一张图纸。

杨虎城将军的名字至今耳熟能详,但他女儿杨拯陆的名字却鲜为人知,她为何会死在克拉玛依?怀里揣着的是一张什么图纸?这一切我们就从我们熟知的西安事变说起吧!

漂泊人生

1936年12月12日,张学良、杨虎城为了挽救民族危亡,毅然发动西安事变逼蒋抗日。此时,杨拯陆才仅仅9个月大,尚在襁褓之中,却卷入了一场命运旋涡之中。此次事变以后,蒋介石很快就背信弃义,开始对张学良和杨虎城进行迫害。

蒋介石先是假借派遣出国考察为由夺了杨虎城的兵权,又在杨虎城回国后将其监禁了12年,期间对杨虎城一家人残忍折磨,最终杀害了杨虎城将军。而对于这一切,杨虎城将军在发动西安事变时其实就有所预料,所以安排了子女和外祖母逃离西安避难。

杨拯陆当时只有两岁,一路跟随着外祖母逃往四川,舟车劳顿已然不能算是辛苦,因为途中还要躲避国民党反动派赶尽杀绝的追杀。幸好有我地下党对她们进行保护,这一路才能摆脱敌人的追杀,栖身在四川的一处偏僻农村,这才逃过了敌人的毒手。

将门之女,却自幼奔波劳苦,甚至还会有性命之虞,这是杨拯陆必须面对的命运,但她却并未因此抱怨、不甘,反而更加努力的学习,让人生逐渐精彩起来。

1949年5月,西安解放的消息传入了四川的偏僻山村,这意味着杨拯陆终于可以摆脱躲避敌人而生活的命运,重返西安生活。杨拯陆回到西安以后,进入西安女子中学读书,在校期间学习成绩突出,表现优异,很快被选为学校团总支书记。

几年之后,杨拯陆顺利高中毕业,考入了西北大学石油天然气地质勘探专业。熟悉这个专业的都清楚,地质勘探绝对属于非常辛苦的专业之一,女孩子如果有选择,一般都不会选择地质勘探专业。

将门虎女

杨拯陆是爱国将领杨虎城的女儿,又是品学兼优的学生,她考大学时有太多的选择了。那么,杨拯陆为何还要选择一个如此辛苦的专业呢?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新中国当时面临资源匮乏的局面,急需地质人才,而杨拯陆毅然决然的决定献身石油事业,只为祖国强大!

这样的一幕,不禁让笔者想起两句话,一句是周总理读书时说的那句“为中华崛起而读书”,另一句是“虎父无犬女”。年纪轻轻的杨拯陆令人钦佩,但这样的举动并不是终点,在她大学毕业以后,她再次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意外的决定。

杨拯陆大学毕业的时候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前往苦寒之地或者戈壁大漠勘探石油,一个是留在西安发展,毕竟勘探工作除了实地考察以外,还需要许多科研人员。杨拯陆无论是凭借优异的成绩,还是凭借名将之后的身份,其实都能选择留在西安,但她偏偏决定去干实地考察的工作。

杨拯陆的这个决定,几乎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表示不理解,但她也有自己的理由。当时的中国资源匮乏,限制了各行各业的发展,在石油工业领域最紧要的任务不是科研,而是寻找新资源,也就是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找油田。

新中国成立之时,在国际上遭受到诸多的限制,许多资源的进出口都极其困难,如果能够寻找到新的油田,对中国的发展影响很大,这也是杨拯陆为什么坚持放弃留在西安的好机会,而毅然前往新疆大漠寻找油田的重要原因。

从这一点来看,杨拯陆无愧于将门之后,继承了父亲的爱国之志,丝毫不考虑个人的得失。杨拯陆抵达新疆大漠以后,直接投身到工作环境最艰苦的野外工作部门,不断通过实践向老队员学习知识,很快就具备了相当的能力,还学会了识别地形图和填地质图。

献身大漠

1956年9月以后,杨拯陆被调到了准葛尔盆地东部的克拉玛依地区进行野外勘探。克拉玛依的名字听起来似乎很美丽,地理环境却十分恶劣,既有一眼望不见尽头的沙漠,也有看不到什么生机的戈壁,还有就是寸草不生的秃山。

除了地理环境恶劣以外,克拉玛依的气候也非常差,往往杨拯陆白天要顶着几十度的高温勘探,夜间又要承受零下几十度的严寒。杨拯陆在日记中曾写道,“太困难了,要与大自然不断作斗争……”

受克拉玛依的地理环境和气候,杨拯陆所处的工作队补给困难,尤其是水资源,必须从很远的地方运过来。由于汽车数量不足,许多偏远难行的路,杨拯陆也要步行前往,她凭借自己的双腿勘探克拉玛依的每一寸土地,形成了宝贵的地质资料,对30年后发现多处油田提供巨大帮助。

1958年9月25日,这一天的清晨天气晴朗,是克拉玛依地区难得的好天气。杨拯陆的心情因此非常不错,有条不紊的给队员们安排了当天的工作后,就带着技术员张广智出发了。两人出发一段时间后,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气忽然骤变,气温骤降,暴风雪随之而来。

守在家里的工作队员,见到突然恶劣起来的天气,也大吃一惊。如此罕见的恶劣气候,很可能将准备不足的外出勘探队员隔在外面,必须尽快将他们接回来才行。想到这里,守在家里的队员立刻按照外出队员的路线寻找过去,却因为风雪太大导致行进困难,视野受限。

外出寻找的队员之中,有两名司机,各驾驶一辆汽车冲入风雪之中。其中一辆汽车非常幸运,很快就找到了其中一组勘探队员,但杨拯陆和张广智这一组队员却迟迟没能找到。

时间不断流逝,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,暴风雪却越下越大,队员们即便发动了附近老乡,也始终没能发现杨拯陆和张广智的身影。热心的老乡们打着火把寻找,也有老乡骑马寻找,但火把的光亮很快就被无边的黑暗吞没,想要在暴风雪下的茫茫戈壁中寻找两个人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大家忙碌了很久,直至次日到了凌晨时分,才终于在驻地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下发现了杨拯陆和张广智。杨拯陆和张广智被找到时,已经被大雪覆盖,杨拯陆的怀中揣着一张图纸,双手还保持着向前爬的状态。

张广智则在杨拯陆身后不远处,在他身边还有许多杂乱的脚印,显然他倒下以后,杨拯陆曾经试图拉着他起来,无果之后才选择自己回驻地,却在此时再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。众人迅速对二人进行抢救,却没能从死神手中抢回他们的生命,杨拯陆和张广智就这样牺牲了。

这一年,杨拯陆才22岁,生命却永远定格在这个花一般的年纪。她怀里揣着的图纸,是她当天外出勘探的地质图,也是她留给石油事业最后的一份礼物。